马达加斯加的企鹅

感谢时光流逝中,你们的温柔永恒。

【喻黄】落日告白

  • 给六六劳斯 @Lost temple 的生贺,虽然水平有限,但是祝福六六生日快乐的心是诚挚的

  • 因为每时每刻都开心实在是太难了,所以祝你每天都能收获一大点快乐,能够陪着你走过烦恼与迷惘

  • 梗自猫耳第一季七夕语音,原本想写的脑洞写到一半死掉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和大家见面叭


——“要对喜欢的人表白?”

 

随着荣耀职业联赛的快速发展和人们观念的逐渐放开,各大俱乐部和各个明星选手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联盟的商业化也跟着花样百出。

比如今年联盟就打算借着全明星周末的机会,推出24位明星选手的个人语音包。每个语音包一共有24条语音,10条来自赛事语录,10条来自粉丝投票。剩下的4条,则是福利性质的早安问候晚安铃声生日祝福以及一段个人采访。

一开始的问题还算正常:“成为职业选手需要具备什么素质呢”、“休息的时候会做些什么呢”;后来就开始八卦了起来:“认为哪个选手最帅呢”、“哪个选手私底下反差最大呢”。

虽然早就已经想到最后两个问题肯定是最具福利性的重头戏,但是在淡定地答完“如果有妹妹会嫁给哪个选手”后突然被问到“会怎么和喜欢的人告白”时,喻文州还是愣了一下。

他是有喜欢的人的,这件事远在出道之前他就发现了。

毕竟他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对那么耀眼的人心动。

 

——“我会分析各种表白方法能达成的效果。”

——“比如送巧克力,送鲜花。”

 

网上的攻略闲着没事记了一大堆,聚会的时候也会和联盟的两位女神聊一聊小说电视剧取取经。

但是都没什么用呢,他在心里无奈的笑了一下。

别说巧克力了,在吃的方面,他可以说是真的把那位当小祖宗养了:早上跑到路口的早茶店带份虾饺,中午挑出清炒虾仁里的秋葵,晚上陪一时兴起的人排队去吃椰子鸡,每次加班复盘的时候还要捎上一份双皮奶……蓝雨的伙食全联盟闻名,在吃这上面他已经想不到别的方法来给小祖宗制造惊喜了。

至于鲜花,一群宅男对这种东西实在是没什么兴趣。即便如此,有一次情人节他还是买了一束玫瑰花,虽然找了个借口说是出去买衣服送的,不过这么精美的包装再配上这种话明眼人一看就不会相信吧?结果这个人不仅信了,而且转身就拆了,然后就欢快地带着蓝雨的未来跑去街上做社会实践去了。到了晚上还买了奶茶炸鸡回来,说是卖玫瑰花赚了钱,拉上赞助商一起庆祝一下。

你看都做得这样明显了,居然还是无事发生。

大概是因为两个人原本就太亲密了吧,反正联盟里其他人平时是没少拿他们开过玩笑。喻文州想。

算了,还是怪自己的心上人脑子里就是缺根筋吧。

 

——“然后呢,再选合适的时机。”

——“一定要给对方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细细想来,好像并不是没有合适的时候,只是他的小狮子实在是习惯性不按套路来。

他也不是没看过两人的同人文,但是说实话,所谓的“联盟第一cp”在现实中和大家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训练营厕所约架那天对方别别扭扭站在门口道歉的样子实在是可爱,以至于完全没想到吃了一口送来的双皮奶后会发现里面被悄悄撒了盐。

磨合时期“同居”以后关系确实一天天的好了起来,以至于他瞧着对方脸红害羞的模样时就头脑一片空白的点了点头,最后被拉着在被子里看了两小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小电影。

夺冠那天ktv的灯光与氛围太好,对方虽然喝醉了但仍然亮晶晶的一双大眼睛太令人沉醉,但是没想到他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对方就彻底晕了过去。

失利又遇上队友离开,他确实是彻夜相陪了。那个难得脆弱的人抱住了他,问他能不能留在宿舍……别想多,那甚至称不上暧昧的气氛只维持了不到五分钟,最后他被拉着聊了一个晚上的荣耀发展史和战队未来规划。

所以说果然自己的心上人就是脑子里缺根筋吧?

生活不易,文州叹气。

但只要是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到现在都成为了美好的回忆。

其实他有时候也会怀疑,这么机敏的机会主义者说不定早就看出来了,一直以来只不过是在装疯卖傻。

所以也不是非要说出来。喻文州想。这样他就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最后也可以只是远远的看着他。

因为他希望不管多久以后,那个人想起自己时,回忆都是美好的,哪怕无关爱情。

 

喻文州走出录音室的时候,刚刚心里万千思绪的另一位当事人正握着手机靠在走廊的墙上打游戏。

他走过去看了一眼屏幕,大致上判断了一下:“等很久了?”

“也没有吧。”对方没有抬头,不过加快了手速很快就结束了战局,“不过说真的我没想到你录个音居然都比我慢,我还以为这个速度会和话量有关?”

喻文州伸出手理了理他脑后那一小撮在墙上蹭乱了的头发:“事实证明没有。去吃火锅吗?你不是念叨了好久?”

“你别给我又弄乱了吧?”那人收了手机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走在前头:“诶要不还是去吃北街那家的烤肉吧?好久没去了还挺想的。”

他当然没什么意见,应了一声后就慢慢跟在后面往下走。

大楼的这一面全是玻璃幕墙,喻文州静静的走着,看着夕阳从外边斜斜地洒进来,晕染在前边那个人的身上。

而那个人看着窗外,突然就停了下来。

“喂,队长……喻文州。”

这种指名带姓的情况在现在实在是很少见了:“怎么了?”

“虽然我没有去分析什么方法,也没有巧克力和鲜花。”那个人扭过头来,伸手指了指窗外:“但是现在已经过了五点钟了,夕阳还挺好看的,而且我觉得时机也不错。”

喻文州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引以自豪的冷静和淡定这下子全都喂了狗。他现在只有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才能抑制住自己不跟着频率异常的心脏一起蹦起来。

他知道这个与自己认识近十年的搭档肯定是看出来了,因为他看到对方突然就笑了起来,语气也完全放松了下来:“所以啊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后你的时间,一半给蓝雨……”

联盟的剑圣歪着头眨了眨眼,一副得意洋洋又志在必得的样子:“一半给我?”

喻文州轻笑一声,走下去,拉起他的手轻轻一吻:“乐意至极。”

 

——“嗯……表白时间……我会选在下午五六点的时候,那时候落日余晖。”

——“我看着他,会对他说:‘以后我的时间,一半给蓝雨,一半给你。’”


— end—

评论(10)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