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达加斯加的企鹅

感谢时光流逝中,你们的温柔永恒。

【喻黄】《蓝溪阁纪事》01

  • Ÿ瑯琊榜设定,喻阁主×黄护卫

  • Ÿ第一个故事应该就是鱼和天天帮叶神逃离嘉世的迫害,改名后隐于江湖,建立兴欣

1.

晨光熹微,春易老端着木案,向着内院的堂屋走去。绕过屏风,就见一人正坐于桌前,在静静地写着什么。他轻声唤了声“阁主”,将木案放到桌上,随后跪坐于一旁。

桌前的人笑着应了声“辛苦了”,继续将手下的字写完。把笔放至一旁后,伸手从案上拿起了一张字条。上一任阁主接过蓝溪阁后没多久,春易老就开始着手负责将各地送来的消息整理好呈上去,如今蓝溪阁虽换了新的阁主,但这事也并没有分给别人。两年多的接触,让他对这个年轻的新阁主十分有好感,这个人总是温和淡然,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一个软弱可欺的人——蓝溪阁知天下事,而他相信这位新阁主对天下的运筹,可以说无人能出其右。

半柱香的功夫后,喻文州看完了最后一张字条,垂眸开口道:“这段时间,嘉世的消息好象多了不少?”

春易老思索了片刻,回复道:“自叶将军出征后不久,就开始了。”

喻文州左手绕了绕桌上悬立着的一块玉佩的流苏,春易老知道这是他思考时的小习惯之一。片刻后,喻文州收回了手,拿了张新的字条写了几个字,卷起来封好后放到案上:“这密信,要尽快送到叶将军手中。此外,吩咐嘉世那边的坊主们都小心些,现在朝野上下小动作这么多,早晚要生变。”

是。春易老应了一声,端起木案转身离开了。走到屏风处时,他听到身后的喻文州又开口说了一句话,虽然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

“今日初九了啊。”

春易老转过身,躬身道:“阁主放心,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最迟傍晚,便会有消息回来了。”

“我知道。”喻文州笑了笑,“你下去吧。”

 

每日午、晚两顿饭时,是蓝溪阁内院最热闹的时候,因为蓝溪阁的四个掌事都会来到内院偏房与阁主一同吃饭,无论是日常琐事逸闻八卦,还是蓝溪阁上下的大事小事,甚至是天下格局的变化,都是他们闲聊的话题。

今日也同往常一般,徐景熙和宋晓在那儿插科打诨,李远时不时接几句,而郑轩则是以吃为主、极其偶尔的时候才开口讲两句话,喻文州则是坐在主位上,笑着看他们闹。春易老急匆匆地闯进来的时候,难得四人都在嚷嚷着,十分热闹。

“阁主,刚回来了一只字条丢失的鸽子。”

字条丢失虽不常见,但也算不上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在座的几人都知道春易老性格稳重,立刻就想到这次丢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字条。

宋晓最先了开口:“是谁的鸽子?”

蓝溪阁的鸽子大多直接往来于各地的蓝雨坊和山上的蓝溪阁,但也有一些与蓝溪阁颇有渊源或者是对蓝溪阁十分重要的人,有着属于自己的能与蓝溪阁直接联系的鸽子。这样的鸽子往往受过更严格的训练,传递的消息也更加重要。

春易老抬起了头,正好瞟到喻文州主座旁的那一张空桌子,他知道那个人对喻文州有多重要,以至于回答的语气里都无意识的带了一丝颤抖:“是……黄少的鸽子。”

屋内其他人立马下意识转过头看向喻文州,却没想到他依然是淡定得不得了,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无妨,你先下去吧。”

春易老错愕地愣在原地,喻文州叹了口气,瞟了一眼郑轩,开口解释道:“少天这次出门之前,跟一个人打了个赌,说是比一比……”

“说是比一比到底是烦烦飞得快还是我的轻功快!”一个明快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喻文州的话,接着屋内角落里就出现了一个人,倒挂着从梁上垂下来,“不过我传的消息就这么不重要吗?真丢了怎么办?而且说不定是我出事了呢?阁主大人你真是一点也不关心我!”

在座几人都是会武功的,四个掌事在江湖上也叫得上名号,但竟无一人发现有人躲在这梁上。那人笑嘻嘻地扫了一圈屋内的人,最后朝着喻文州眨了眨眼睛。

喻文州朝他勾了勾左手:“烦烦天天被你那样折磨,真有抢得了他字条的人出手,哪里还能完好无缺的回来?再有,真要是你出事了,他应该是直接飞到我这里才对。”

“对哦我都忘了!还有我那不是折磨我那是独家特训好吗?”黄少天跳下来,直接坐到了喻文州身旁,张嘴吃掉了他右手筷子上夹着的东坡肉,一边嚼一边偏头对着郑轩喊:“对了我赢了啊!记得把银子拿来!”

“黄少啊,这话题都绕走了,你就不要再把它绕回来好不好?”郑轩心累扶额,“而且也不要这么自然地就把我卖出去好吧?”

“这个这个,”黄少天指了指另一盘菜,自然地享受着喂食服务,“可是这赌约我特意谁都没说啊,阁主大人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喻文州伸出手给他擦了擦嘴角:“少天的事,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众人本就吃得差不多了,现下更是觉得自己多余,于是交换了眼神,纷纷起身告退了。在心里庆幸自己逃过一劫的郑轩刚提起一只脚准备跨出门时,身后就传来一句:“对了,前几日武院那边说这次的弟子考核缺人手?我想了想郑轩你最近好像没什么事,那就去帮帮忙吧。”他转过身应了声“是”,然后狠狠地瞪了在一旁幸灾乐祸的人一眼。


tbc.

评论(3)

热度(12)